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 (QSART)


引言


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 (QSART) 是评估节后催汗系统沿着轴突反射的完整性以确定流汗损失的分布的测试。 这是通过将乙酰胆碱释放到皮肤,激活外泌汗腺上的受体来完成的。 出汗反应是在4处记录的(小臂和3个下肢点),并评估有什么匮乏。

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测量控制出汗的自律神经。 在评估自律神经系统障碍、周围神经病变和某些疼痛障碍时很有用。此测试要求对皮肤进行轻柔的电刺激,叫电离子透入疗法。这样,自然产生的乙酰胆碱就会刺激汗腺。 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测量受到刺激后的出汗量。

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用于诊断:

- 在神经电导测试结果正常的情况下,疼痛的小纤维神经病变
- 自律神经系统紊乱。自律神经系统支配汗腺、消化系统、其他器官、和血压
- 复杂的疼痛疾病
- 糖尿病神经病变
- 酶障碍
- 反射交感神经萎缩症,复杂区域疼痛综合征
- 家族性自主神经异常
- 药物
- 化妆品/消费品测试
- 皮肤病学的研究
- 多系统萎缩症 (Shy-Drager综合症)

理论背景和方法


自1983年以来,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 (QSART)一直是常规节后催汗的功能临床实验室测试。 量化催汗轴突反射测试旨在评估神经节后交感神经轴突的完整性。 在测试的身体区域,多室的汗水细胞附着在四肢。 轴突终端受到细胞某一间隔的乙酰胆碱的离子电渗的刺激,而汗反应则从另一个间隔得到记录。 一般测量4个区域(一个在小臂、另外3个在腿部)。

细纤维的功能研究包括主观测试,例如定量感觉测试,和客观方法,例如测量出汗量。 在局部化学或点刺激下的基本出汗和反应代表了节后交感神经促汗神经元的功能。 通过将汗水印记胶硅成像(Gibbons et al., 2008)、记录诱导后的出汗的轴突反射区域的碘 -淀粉显色反应(Schlereth et al., 2005; Namer et al., 2004; Riedl et al., 1998)、或测量区域内的出汗总量( 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Low et al., 1983),在乙酰胆碱的离子电渗后,出汗量可得到分析。 乙酰胆碱诱导的 量化催汗轴突反射试验广泛用于临床评估细纤维神经病变中的受损的促汗功能(Singer et al., 2004)。 乙酰胆碱的化学刺激很坚稳,而且病人的耐受性也好。 对于结构分析,表皮神经纤维和皮肤活检中量化的汗腺密集度可用作诊断手段,比如诊断糖尿病神经病变(Kennedy et al., 1996; Gibbons et al., 2009)。 交感神经纤维轴突兴奋性是另一个有用的临床参数,尤其是那些与轴突钠离子通道有关的疾病,例如红斑性肢痛症 (Waxman, 2007; Cummins et al., 2004)。 这也与异常交感皮肤反应 有关(Kazemi et al., 2003)。

为评估轴突兴奋性,经皮电刺激被用来诱导激活促汗和伤害感受器。 因此,轴突反射出汗强度和轴突反射红斑区域可以量化 (Namer et al., 2004)。 测量轴突反射红斑反应主要应用在稳态条件下,因此需要几分钟的电刺激。 因此,使用这个拓展规程的系统分析电流强度或频率的刺激反应函数是有疑问的。 因此我们评估瞬态汗反应和疼痛时,电刺激使用了30秒的刺激时间。 探讨了轴突兴奋性差和激活信息,并通过在不同的身体部位点的电流强度和频度引起的反应曲线功能性描述了促汗神经元和痛觉感受器。

这是一个敏感的、可复制的、和定量的来测试催汗的功能的办法。 多室的可塑性“汗细胞”紧紧地附着在皮肤上。 外层间隔充满了乙酰胆碱溶液,氮气通过测量湿度变化的一个仪器(汗表)不断流入到内层间隔。 应用直流电,不断测量刺激前、刺激中和刺激后内层间隔的含水量。 测试的基础是外层间隔下的汗腺轴突终点被乙酰胆碱电离子透入疗法激活; 刺激脉冲先向心地到分支点,然后远端到内层间隔轴突终端,在终端有乙酰胆碱释放,接着是出汗反应。 应该尽量避免使用术语“轴突反射”,因为只有节后的交感神经催汗的轴突被认为是与这个体系有关 。 刺激引发后1到2分钟,当刺激一直持续,汗量就会很快增加;然后停止刺激,出汗量就会在3分钟内回到受刺激前的基本状态。曲线下面的区域表示每平方厘米的多少微升的总出汗量。出汗的部位、性别、和试验对象的性别不同,正常值就会不一样。 远端肢体、男性、和较年轻的人一般出汗多一些。 反应微弱或者没有反应说明节后神经障碍。正常反应不排除节前介入。过度和持续出汗也被认为是不正常的。比较两侧肢体,如果差异大于25%,也被认为是不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