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压力?


通俗地说,人们认识到压力是一种状态,对他们期望太多,处于压力之下、或者不能应付一些过度和长时间的外部需求。压力有很多同义词,但是所有这些词意味着不合理的需求压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在精神上、情感上和心理上。

物理学上类似的概念支持压力这个说法,一种变形力施在物体或结构上,如果不反抗,它就会将物体损坏。这一类比很生动和显明。生物和健康医学的科学家也以类似的方式使用这个词,有轻微的差别。他们指环境的要求影响到身体,如果不采取反制,将会损坏或毁掉身体。共同的意思是,如果不对外部因素加以抵制,它可能会损坏或毁掉系统。

按医疗的行话来说,为什么压力不能普遍地测量、分析和治疗?为什么实际上压力经常被诋毁、被忽略、或者被归为医学的边缘区域?答案是医生通常只相信他们能够测量到、观察到和能归类的东西。这种缺乏有形的存在、又不能做活检、不能拍照、不能探测、不能量化恰恰导致了压力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被认可为传统医学的一部分。

尽管大部分的传统医学界对压力研究很冷漠不关心,最近生理学和生物数学的发展对测量压力对身体影响的见解与日俱增。这使得我们不大能够估量压力对身体的影响,而且能够估量还剩余多少储备能力来应对未来的压力,不管是身体压力(如热、冷、或锻炼)还是心理压力。

身体有自律神经系统,一系列复杂的神经联络,将所有的器官连接到大脑来控制整个的内部环境。自律神经系统既是我们应对压力的主要防线又是在压力的早期显示压力主要症状的一个系统。

自律神经系统传统分为阴/阳平衡两个部分:交感神经启动器官让它们准备好应对锻炼和其他的身体应激;副交感神经控制后方的身体“管家“功能。启动交感神经系统会加速心跳、使血管收缩血液流向非重要器官例如皮肤的量减少,并加快呼吸,提高警觉性。这一系统也扩张眼睛、通过燃烧脂肪使体温升高并造成运动神经的活动增加、造成焦虑常见的发抖和出汗。还会感受到心悸,坦诚讲还会出现不规则心跳。呼吸频率加快,这使得二氧化碳被很快呼出,造成动脉血液更具碱性,因此使神经超兴奋,导致不舒服的感觉,例如刺痛和发麻感,一般出现在口部周围和指尖。通向大脑的血管也因此收缩,引起导致头晕和模糊感觉。许多这些感觉的本身使人感到更焦虑,因此恶化了交感神经系统初始的刺激。

交感神经系统的制衡体系是副交感神经系统。这一系统在放松的时候控制内部器官,比如当人在静静地睡眠或休息的时候。它使心脏、血管、和呼吸方式协调起来,一般降低心律、放松血管,是呼吸缓慢悠长。内脏和皮肤在这种情况下达到充足的血液供应。当这一系统很活跃时,后方的功能,例如消化食物得到促进。最近几十年,人们对这些系统已经了解很多,但是有史以来对病人这些系统的测量非常困难。因此人们对他们在健康和疾病中的角色知之甚少。

压力反应研究的飞速进步是对生物节律的数学分析,这使得我们有一个窗口看到这些自律神经是如何工作的。心血管、肺、和中枢神经系统之间复杂的相互反应意味着生理参数,例如心律并不是稳定的,而是以复杂但并不随机的方式在波动。

想象一座有中央供暖的房子。房子需要一个恒温器将温度保持在需要的恒定水平,而且必须考虑到窗户和门经常打开,放进冷空气。恒温器必须感受到室温的降低而且然后将加热器提高来纠正。不可避免地,在温度回到要求的水平前,将会有一段延迟,而且无法避免的是在感觉到温度已经升高前,室温会升到超过所需温度的水平,然后又要将加热器下调。其效果是,在开窗之前温度是稳定的,然后开始下降,然后上升,然后升得过高,然后再下降,然后升得过高,在初始的温度变化之后很长时间这样不停波动。根据恒温器和加热器的不同特点,这种室温的波动可持续很长的时间,甚至永远波动。温度有节奏的波动视恒温器不同的特点而定,例如其增益(探测到很小的温度变化以便在加热输出中大幅增长的幅度)和其延迟(对温度变化作出反应的速度)。

在身体内有很多像我们家用恒温器一样的传感器。它们测量比如心律、血压、体温和血液的生化、氧气和二氧化碳的含量。每一种测量都有很多传感器,每一个传感器都有不同的敏感度和延迟特性。其结果是每一种测度(心律、血压、呼吸频率等等)都不稳定,但是其波动都不在同一频率而是同时有好几个不同的频率。这些波动节律可以进行数学解构以发现每个传感器潜在的敏感性以及连接到这些传感器的神经的活动。这些传感器及其神经是以上所说的自律神经系统两个分支的机械元素:交感神经和副交感神经。通过测量这些波动我们可以搞清楚这两个部分如何活跃;它们拥有多少储备。例如,活跃的交感神经将会降低典型的4秒心律波动并且会以每10秒一次的速度加速循环量。相反,副交感神经启动4秒节律而压抑10秒节律。

这些节律不仅仅与其显示的身体功能有关,它们还有重要的医学用途。在心脏病发作恢复期间的病人身上,在心力衰竭的病人身上,还有在重症室的重病人身上,心律的4秒节奏波动量被一再证明是生存的强有力的预测。这些4秒波动量减小的病人比那些明显有这个节奏的人死亡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增加这种交感神经4秒节奏的治疗方式,例如β-阻断剂、血管紧张素转换酶抑制剂和体育锻炼都与较高生存率有关。降低这一节奏的都会使生存率恶化。

同样,自然和生活方式引起的副交感和交感神经活动的改变能告诉我们一个人的生理健康状况,他们在承受多少压力以及他们有多少储备。我们现在有机会开创一个新的医疗分支:对压力、压力反应以及应对和检验压力的储备的精确测量。这将帮助我们开发治疗手段减轻压力、避免其破坏效应,并增强我们抵抗压力的储备。

这一文件总结我们很多已经了解的知识并介绍有助于减轻压力影响的技巧。我们已经了解了很多但是还有很多要了解。在最近几年,我们在纠正这一被医学忽略的部分方面已经开了一个好头,就是压力及其治疗的科学。